也谈人口结构与人口发展要素关系–理论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提高出生人口素质,逐步完善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这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统筹我国人口、资源、环境和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

  人口系统是开放的自组织系统,稳定是动态的、对的。任何人口都有量、质量、结构特征,人口结构是人口的本质特征。

  人口结构既是人口系统形态、质量稳定或变化的提条件,又是人口能量和信息的渊源。人口不同类别、层次数量的变化必将逐步使不同类别、层次的人口结构发生变化,其结果是不同类别、层次的人口质量发生变化,导致人口发生质变。三者是人口系统对应一定时空形态的三种表现形式,是人口系统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和结果。人口结构是三者的核心,也就是说单纯的人口数量没有任何意义,而呈一定结构的人口数量意义重大,因为它可以确切反映人口系统质的规定性,使我们更广义角度认识人口质量,而不仅仅是人口素质的容。因,掌控人口系统结构,抓住人口系统的本质参数,就掌控了人口系统的质量和能量。对一定时空的人口结构性和层次性数量的合理调整、干预,是实现人口结构合理,人口质量提高的在唯一途径。

  人口数量是人口结构的基础元素。不论是人口总量的变化,还是一定质的人口数量变化,其结果和实质是人口结构的变化,是人口结构对外的表现形式。诸多外系统通过对人口数量的影响来实现对人口结构的调整,对人口系统进行干预。而人口系统则通过人口数量的结构性调整对诸多外系统产生影响。正是人口数量对相关系统影响的直接性和表面性使我们长期对人口的本质缺乏深刻的认识。

  广义的人口质量决定人口安全。人口结构质量就是广义的人口质量,人口结构是否合理,是否符合人口自身发展的规律,是人口是否优质,是否安全的基础。

  人口结构是人类社会结构的基础性结构,不仅含人口的自然属性结构(年龄、性别结构等)和社会属性结构(素质、空间分布、族群、职业分布等),还应当含它们之间的关系结构以及与其它人类社会结构、与自然结构的对应关系构成。

  广义的人口质量主要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性别结构和年龄结构人口主结构的优化是实现人口系统自身和谐和可持续发展的根基。二是人口系统结构同其他社会系统结构和自然系统结构不同层次的、立体的、交叉的和运动变化的关系优化。比如人口空间分布是一种无形的结构性力量,直接影响社会资源的配置、发展机会的获得和生产力的布局。

  实践中,我们可以通过探寻一定时空人口的独特性来确立人口的应有状态,把握住对应数量的变化量和本质参数,从未来发现今天人口存在的主要问题和根本原因,使制定的对策具有针对性,符合长远发展利益。

  人口是指在一定时间和地域内生活繁衍的人群总和。人群的总和所需要的自然空间就是人口空间,一定的地域就是自然空间。空间包含着所有自然资源环境和能源能量。当人口增长速度加快,人口数量增加,人口密度增加,人口空间增大,人口空间增大的时间缩短,对应的自然空间必然减小,反之亦然。人口增长速度越慢,人口空间增大的时间越长。当人口增长速度达到世代更替水平以下时,人口增长的速度为负增长,人口数量开始从停止增长到平衡,再到减少,人口空间越来越小,人口密度也越来越小,人口空间减小的速度越来越快,时间越来越短。如果没有外来因素的干预,人口空间将缩小为零。

  理想的人口空间和自然空间的融合是人们一直追求的目标,比如对适度人口的研究。适度人口必须是合理的、动态的适度人口,因为适度人口的目标、标准和参照系很难确定统一,主观因素往往大于客观因素,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客观要素的支持。一定资源对应一定人口,是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不断打破这种对应,使得原有所谓平衡失效。

  么,我们有必要从七个方面来认识判断人口的时间和空间意义。一是人口结构时空的层次性和多维性;二是建立以世代更替人口增长速度阈值为零度坐标的人口发展坐标参照系统;三是自然空间结构的质量和能量指数;四是人口空间结构质量和密度标准;五是动态中的人口变化速度和时间这两个变量;六是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状态;七是以百年为时间计量单位。

  狭义相对论告诉我们,质量就是内敛的能量,能量就是外显的质量。如老子所说:此两者同出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从某种意义上讲,结构就是能量。人口能量的变化实际就是人口结构质量变化的结果。

  人口系统是耗散结构,是<46万人,但是上海户籍人口实际是连续十几年负增长,增加的人口来自流入人口。假设把上海本地人口作为一个孤立的人口系统,不与外界交流,多少年后,上海户籍人口最终会从地球消失。

  如果我们将人口系统结构序运化产生的能量定为 e,诸多与人口系统相关的外系统针对人口系统所形成的约束场产生的能量定为-e。从控制论信息处理的角度讲,-e就是系统稳定性机制中的负反馈。一般来讲,约束性外系统数量越多,约束场力越大,所产生的能量(-e)越大,这也必将促使人口系统产生变化或寻求新的力量,直到 e=-e。同时,人口系统各子系统之间只有协同作用,才能使人口系统自发地出现时间、空间和功能上的有序结构。

  人口发展规律呈波粒二象性波粒二象性原理告诉我们,波和粒子在同一时刻是互斥的,但它们在更高层次上互补统一。如果把个人比作物质的粒子,人口的粒子性用人口能量e和生育动量p刻画,人口的波的特征则由生育率v和生育周期表示。人口发展依靠人口能量e和生育动量p推动,呈波型向前发展。人口能量的特殊性可能暂时打破规律,通过影响生育动量p,改变生育率v和生育周期。但是,人口发展的波粒二象性最终受控于人口能量的一般性约束,自然回到其原始特性和波动范围。因此,把人口的粒子性和波动性放到相应的人口时空层次来观察,使它们实现统一,我们就可以更加客观的认识人口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制定出科学的战略决策。

  人口能量的一般性和特殊性。人口既消耗能量也产生能量,这些能量就是人口能量。任何生命必须有生命支持系统的保障才能延续下去,但同时受到生命支持系统的制约,人类也不例外,这就是人口能量的一般性。历史告诉我们,人类具有开发利用和消耗转化能源的能力,具有干预生命支持系统的能力,具有不断寻求新的力量,直到 e=-e的能力,这是人口能量的特殊性。

  人口能量的特殊性致使人口不断增长,人口空间不断扩大,自然空间不断缩小,能量消耗越来越多,但不会永无休止。

  其一受到生命支持系统的制约,最主要的是空气、水、土地和粮食。比如,城市化发展最大的瓶颈问题是能量。

  其二受到生态环境变化的制约。人口消耗能量必然释放能量,所造成的恶劣生态环境会会使人口空间不断缩小。

  其三受到人口系统内生态平衡的制约。如果人口快速增长,人口空间急剧膨胀,自然空间就会迅速萎缩。若经济科技的发展和资源能量无法满足人口发展的需求,区域间的资源能量又不能有序和有效的流动,势必引发危机和冲突,甚至灾难。如果人口持续负增长,使人口系统内生态失衡,同样引发一系列问题,甚至威胁到人口种群的延续。

  当前我国人口形势错综复杂,需要修正以人口数量为中心坐标的数量人口人口发展思维模式。建立以人口结构为中心坐标的结构人口人口发展思维模式,这样可以打开另一扇人口发展之窗。

Author 唐涔飞